冰华初见

【棋魂】【亮光】岁月无声 01

搬旧(划掉)文的动力在于,在这个十多年后的世界还能看到有同好产出棋魂(简直可以让我热血沸腾地去跑八百米好吗!



段位赛


背景:2003年四月前后日本棋院废除实行多年的大手合



进藤光,十六岁,围棋职业二段。 
目前面临也许再也升不了段位的局面。 
才怪。 
年初棋院经过长期讨论终于决定废止实行多年的大手合,准备实行新的升段制度。以胜局数和奖金为衡量标准的升段制度对很多新人来说并不比过去的大手合容易。作为年轻棋手里的领军人物之一,进藤完全没有理由担心自己会没段位升。不过也有例外,比如进藤光同期好友,同为新生代棋手里的佼佼者的和谷义高就在规定刚出台时嚷嚷过好歹等他升到三段再废除大手合。
“其实和谷你只是介意房租吧。”在和谷家里举行的循环赛里,奈濑明日美如此吐槽。
“谁说我介意这个了!难道我会怕下棋赢少了奖金不够!”和谷炸毛吼回去。
奈濑对此表示怀疑,她的理由很充分,循环赛里胜率第一始终在进藤和伊角之间轮换,越智紧随其后,和谷则一直吊在这三人后头。
“就算是比赛抽签时会按照段位胜率分组,和谷你在低段组能赢几场啊。”
“等着瞧吧,下周的天元预选赛我一定赢给你看!” 


进藤光坐在一旁神游天外,和谷和奈濑的争论他一个字都没听进去。盘面上刚刚结束的是他和伊角的对局,他一目半负。
这个月的四场比赛里,他输了两场,胜率50%,如果算上平时的练习赛输的更多,眼明人都看得出来他状态不好。 


刚刚结束的王座战预选赛,塔矢亮闯进了本赛,虽然按照新规则还是没达到升段标准,但却让进藤产生一种会被甩得更远的危机感。


“进藤!”和谷的大嗓门儿在耳边炸响。
“干嘛啊和谷!心脏病都被吓出来了!”分分钟回神,进藤毫不示弱地吼了回去。手还捂着心口惊魂未定状。
“谁让叫你半天都没反应的。”和谷理直气壮回答,
“你说!我今年能不能升到三段!”
“行啦行啦,和谷你最厉害了。”伊角在一旁围观得哭笑不得,趁着进藤的补刀出来之前把话头截住,不然待会必定是一番鸡飞狗跳。看见进藤想要张口赶紧一个眼神丢过去。
可惜进藤就不是会看眼神的人。
“和谷你啊,三段没问题啦,只是比不过我嘛哈哈哈。”
“你说什么!”和谷扑了过去。
“我们果然是来幼儿园看小孩的么……”奈濑无奈问道。
“……”这是见识两小孩掐架次数远胜于奈濑的伊角。 


伊角最近觉得进藤很奇怪,发呆走神是常态,除了对局和复盘其他时候叫他经常一问三不知。 
但愿别出乱子了。伊角暗暗思索。

塔矢家围棋会所。
“这里你用虎,形势固然简单明了,但如果用尖顶就能直接展开战斗。”塔矢亮摆出一手变化。
“我觉得时机不对啦,你看,如果是黑棋尖出白棋再托,黑棋就不爽了。”进藤接着摆下去。 
“哪里不好了,明明是黑白都能接受的局面吧。”塔矢反驳。
“我不爽啊!找不到最佳开战时机了好吗!”
“稳妥地走下去静等开战,这是你进藤光的风格?”
“哼!总比某个王座战预选赛因为一时热血上头开战过早差点挂掉的人强!”进藤毫不示弱地反击。
“喂进藤!对小老师尊重点!他已经打进王座战本赛了,比某个还没到最终回就挂掉的菜鸟二段强多了!”北岛先生例行公事地朝进藤吼道。
“下个月的本因坊预选赛我赢给你看啊!哼!”进藤光一个鬼脸摆过去。
“好小子!做不到你把这会所的棋子都洗一遍!”
“洗就洗!” 


看着这一老一少吵得不亦乐乎,塔矢亮不做言语,安静地捧起手边的茶杯。
一年半的时光过去,进藤光早已成为塔矢围棋会所的常客,除了下棋复盘一起研究棋局外,吵架的对象也从单独的塔矢亮增加到了好几个人。这里的客人们似乎都很喜欢和这个双色头的活泼少年掐架,话题从进藤和塔矢谁下棋比较厉害到谁会先找到女朋友无所不包。
塔矢对此不予置评,但也无心制止,一个人在会所摆起的时光太过寂寞,多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是比什么都幸福的事。况且连市河小齤姐都看出来,会所里的大人们虽然经常和进藤吵得昏天黑地可一旦有个三五天少年不来就念叨得厉害。 


水面腾起袅袅茶雾,塔矢啜饮一口热茶,淡淡的笑开。


“今年的鲤鱼旗也很多嘛。”进藤光伸着懒腰,抹去眼角的水汽,他刚刚打了一个大哈欠。“不是每年都很多,你又想到哪里去了?”走在他身旁的塔矢奇怪地问道。
“没什么。”装作若无其事地遮掩过去,进藤光对塔矢亮的过度敏锐有点愤恨。 
塔矢不再接话,他知道进藤如果不愿意说谁都不能撬开他的嘴,当然就算能他也不会去做。


“男孩节嘛,不能再当小孩子了。”进藤自言自语。 
塔矢有意无意地听到了这一句,心里一跳,了然进藤光一定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他们正在往塔矢会所的方向走。时间是下午一点,刚刚吃完午饭,不用说塔矢又悲剧地被进藤•拉面狂•没有味增不舒服斯基•光拖去拉面店沦为陪吃了。 


昨天本因坊预选赛最后一轮的第一场,去年被降阻的塔矢再度失败,也意味着失去了晋级这届本因坊循环圈的机会。进藤等了一个晚上今天一大早就跑到会所要求塔矢复盘给他看。 
顺便一提,进藤光第一场已经顺利获胜,接下来如果还能一路胜利就能成为继塔矢亮之后第二个打入本因坊循环圈的少年棋手。 
当然就算进藤光骨子里并不把“继塔矢亮之后”这几个字放在眼里,面子上还是很在乎的。所以就有了上午对北岛先生说出的“等着瞧好了我进了循环圈一定要拿到挑战权给你们看!”的豪言壮语。 


两人走到电梯口。
“进藤,明天晚上我父亲会有研究会,他邀请你一起来。”等电梯的途中,塔矢突然开口。“啊?塔矢老师现在周末不一般都在中国吗?”进藤讶异地瞪大了眼。 
“因为马上有国际比赛,中国棋院调整了围甲比赛时间,所以这周末父亲会在家。” 
“你家的研究会啊,各种意义上的久违了呢,我一定去。”进藤说道。 


两人前后脚进入电梯,门在他们身后关上。 
仿佛是一条无悔的路。

六月天已经开始热了,进藤停下来抹了把额头的汗,接起电话。
“你是白痴吗!居然又迷路了!”和谷在电话里大声嚷道。 
“和谷你声音小点啦!”进藤受不了地把听筒搁远,“谁知道这是什么鬼地方,完全找不到路嘛。”表情有点愧疚但语气里是死鸭子嘴硬的理直气壮。
“我一路给你电话导航居然都会迷路,猪啊你!”和谷气急败坏。“
“和谷你冷静一点,让我来跟他说。”听筒里传来伊角息事宁人的声音。
“我不管你了,笨蛋进藤,伊角你跟他说!”
“所以说啊伊角我该怎么找地方?” 
“你现在在哪里?”伊角语气里满是无奈地问道。
“我看,是在……”
“离这里只有一条街啊……”伊角一滴冷汗落下,
“你站在那别动我来接你。” 
“不用不用,我自己能走。”
“进藤你别动!”和谷这时又抢过电话吼道,“三十分钟内见不到人伊角你一起受罚!”
“算了这本来是进藤进军十段本赛的庆祝会……”
“主角都不在庆祝个头啦!不行不行这个路痴一定要狠狠罚他!”



塔矢宅。
进藤招呼了塔矢的母亲明子夫人后,脱鞋进入室内。
“诶这是塔矢老师从中国带回来的吗?”看见棋室里新挂上的书法,他扭头轻声问塔矢亮。“是的。”塔矢亮回答他,“在和四川队的比赛时棋迷送的。”
“能让塔矢老师挂在棋室里,你直接说是大师棋迷送的也没关系。”进藤嘟哝着,“我才不会羡慕嫉妒恨呢。”


他好歹也学了一年的书法了,是不是大师手笔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眼力的。 


向塔矢行洋问过好后,进藤挨着塔矢亮坐下。
“你也就认得秀策的字迹吧,”亮抬眼,向进藤小声严肃地指出这一现实。 
“你能不能不要那么犀利。”进藤光抱头求饶。
索性人还没有来齐,塔矢行洋在和绪方棋圣交流意见,两个小辈没营养的拌嘴大家都是会心一笑没有过多在意。
“闭嘴,芦原先生到了。”塔矢亮憋住要出口的笑声,提醒进藤光。 


随着最后到来的芦原坐下,久违的塔矢门下研究会开始。
外带一只森下九段门下弟子进藤光(据森下九段称为打探敌情)。


“哇,没想到现在还有人敢这么走。”等塔矢行洋摆出一个布局后,芦原不禁惊呼。
“这种布局在二三十年前倒是很流行,但按现在的观点来说并不适用。”塔矢行洋点头,“中国那边看见实战后也很惊讶。”
“可是这里已经有很大变化了啊,”进藤光若有所思,“也许未来某一天它又会流行起来吧。……啊抱歉我多嘴了……”突然意识到自己在接塔矢行洋的话赶忙住了口。 
“就像秀策流一样?”绪方冷不丁地问道。
“这个……那个,反正都是能对现在的棋手提供借鉴的下法嘛……”进藤对这时不时射一把冷箭的现名人仍是束手无策。所有眼镜切开都是黑的嗷。 
“不同的布局代表的不同的思想理念,时代不同总会有适应那个时代的想法。”塔矢行洋开口,“无所谓优劣。” 
“那,即使是那些现在看来并不实用的古棋,也是适应那个时代而产生的东西?”进藤问道。
“你自己也研究古棋,肯定有自己的想法。”
“他们的算路非常深远,很多是现在的棋手想都想不到的……”进藤回答。
“所以即使是古棋,对今天也有很大的参考价值吧。”塔矢亮接话。 
塔矢行洋点头。 
进藤光若有所思。



六月底,本因坊预选赛最终预选。 


进藤执黑先行。他想起不久前,塔矢家研究会上塔矢行洋的话语。 


棋盘固然是方形,可棋子是圆的,十九路的棋盘里蕴含了无穷的可能。 


他下棋,是为了连接遥远的过去,和遥远的未来,在自己认定的梦想道路上,不断追寻。 


虎次郎,佐为。


秀策流的寓意不是墨守成规,而是传承。 


我要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不仅和你,和塔矢,还要和很多很多人下棋。 




棋罢,本因坊循环圈人选决出。


进藤光,晋级。 


七月初,进藤光二段晋升职业七段。


END





评论(3)

热度(33)

  1. Urrk冰华初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