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华初见

【棋魂】【亮光】岁月无声 02

其二


背景:2003年三星杯
提示:虽然是03年的设定,但基本以我的记忆为主,赛制和赛程设定大多参考07-09年间,亮光仍然是互为痴汉的围棋厨


九月的韩国气温还没有彻底降下去,对男孩子来说仍然是可以穿短袖的季节。
比赛主办方把欢迎会放到了室外,初秋的夜空晴朗得像被清水洗过,抬头就可以看见繁星点点。静下心来甚至能听到草丛间的虫鸣声声。


进藤光和塔矢亮站在一起,围绕周围的全是陌生的语言,队友仓田厚早被美食勾引得魂都没了才不会在意他们,而绪方精次作为日本实际意义上的领队自然也有属于他的应酬工作。
想来也唏嘘,昔日围棋第一强国日本在预选赛派出了数量仅次于东道主韩国的参赛棋手,结果进入本赛的只有塔矢亮和进藤光。
加上直接晋级本赛的仓田厚和绪方精次,这,就是日本目前在国际上拿得出手的全部阵容。
“喂,我说塔矢,咱们来下盲棋怎么样。”耳边全是天书一般的韩语,进藤光烦躁地抹了一把刘海,向塔矢建议。 
好。“塔矢毫不犹豫答应。 


二十分钟后。
“不对,我下的是长!”
“等等,应该是尖!”
“塔矢我上一步是什么?” 
“进藤你白痴吗?”塔矢忍无可忍,压低了声音骂道,“几十步而已就这么手忙脚乱。”当然他不会承认自己对棋型也有点模糊了。
“我哪知道那么难,明明赢明明时是很完整的一盘,下得也很容易的。” 
“职业棋手盲棋?这个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嘛~”突然插入一把朝气十足的声音,进藤和塔矢都被吓了一跳。
“仓田先生!”两人异口同声。 
仓田厚笑眯眯,很明显吃饱了的样子。
“这么好玩的事不叫上我!”他毫不客气地捋起袖子,“我看进藤你下不下去了吧,换我来!” 


绪方精次借着上洗手间的机会摆脱了围追堵截的记者,刚走到餐桌旁想取一点食物,就听到不远处传来进藤光的咆哮声。
“仓田先生太狡猾了!我跟塔矢还没有下完啊!” 


“真有精神。”颇有兴趣地一推眼镜,他完全无意阻止那边两只小鬼和一只大龄儿童大庭广众下掐架的失礼行为。
既然能毫无顾忌地在韩国人地盘上掐起来,说明小家伙们的心情都还不错。
尤其是在明天将要对阵强敌的情况下。
在晚餐会前比赛已经完成了三十二强的抽签分组。提前进入本赛的选手们作为种子选手要和杀出预选赛的选手捉对厮杀。通常情况下种子选手都是中日韩三国的成名高手,对于他和仓田厚而言对上中韩新人的第一轮比赛不会太困难。但进藤和塔矢不同,他们第一次杀入真正的世界大赛本赛,对手又都是顶尖高手,第一场战斗容不得半点疏忽。 


绪方想了想,塔矢的第一轮对手是韩国名将朴南哲九段,虽然已经是上一个时代的选手但实力仍然不容小觑。进藤……对上中国的杨海八段更是困难重重。跟已经是半隐退状态的朴九段不同,身为现役高手的杨海有充沛的体力和压倒性的经验优势来应对这颗日本冉冉升起的希望之星。 


所幸他和仓田分组在上下区,除非都杀入决赛不会有相遇可能。
绪方呼出一口气,自嘲地笑了笑,这种时候还有什么好算计的,如果四个人都能晋级估计棋院那边得兴奋哭,他现在只能保证自己一定全力以赴。 


顺便祈祷两个小鬼尽量发挥了。

“塔矢,明天别输啊。”晚上回屋时,站在房门前,进藤对塔矢来了这么一句。
跟预选赛有所不同,因为对局费微薄,选手的食宿费用全部需要自理,进藤和塔矢睡得是同一间房。而到了本赛,他们全住上了单人间。
“你才是。”塔矢回答道,“杨海先生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人。”
“我知道啊,所以我也想好好和杨海先生下一盘。”不亲自下下怎么知道会有什么收获。
塔矢闭口不语,这种感觉很奇妙,去年的北斗杯时塔矢对进藤和社说过别输的话语,现在居然是进藤先提了出来。
塔矢记得去年的进藤紧张得厉害,以至于对上中国队副将时发挥大失水准,这种紧张在对弈高永夏时有所好转,但那更多的是进藤强烈的好胜心驱使的。 
而现在,塔矢虽然也感受到了进藤的紧张,但明显更多的是熊熊燃烧的战意。
进藤那句别输,塔矢听懂了。 
鼓励也好讥讽也好,他们是同一条路上不死不休的对手,同时也是惺惺相惜的朋友。


绪方精次不敢相信眼前的棋面。 
他早已结束自己的棋局,对手虽然也是从预选赛脱颖而出的佼佼者但毕竟是个新人,经验手段都尚且不足,对现在的绪方而言完全可以轻松战胜之,他耐心地陪着小家伙复盘了大半天后才起身查看其他人的对局。 
塔矢亮那边,朴九段毕竟年事已高,尤其是计算力已经不能和全盛时期同日而语,所以亮虽然费了一番功夫仍然赢了下来。 
看见塔矢在认真和朴九段复盘,绪方嘴角勾起弧度,闲庭信步地走向进藤光和杨海对局的棋桌。 


惊天屠龙。


绪方捂住了嘴,脑海里浮现这个几个字。


双方都死死盯着棋面,眉头紧锁。 
进藤光握紧手中纸扇,紫色的穗子温顺地垂了下来。 
杨海扶住头,额间不断渗出冷汗。 


进藤赢了。 
绪方放下手,得出结论。 
黑棋最后一手弯,白棋大龙已死,杨海应该很快就会投降。 


果不其然,杨海犹豫片刻后停钟认负。 


绪方看见进藤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随后进藤和杨海开始复盘,于是他也加入讨论。


“这一手真是败着,如果继续平稳下下去的话我会损失一个大官子。”摆至黑53手,进藤光指出问题手,他边说边撩起自己的刘海,紧张激烈的对局让他出了一身大汗。
“这边这一手也是大损是吧,然后你就准备灭我大龙了,真是臭小子。”也许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恐怖的追杀,杨海声音里透出几分虚弱。 
“没办法嘛杨海先生,不杀棋的话我非输不可。”黑棋61手是大损。 
“你还好意思说!对前辈就知道追杀追杀,一点都不尊老爱幼!伊角怎么教你的!”杨海愤慨道,一边摆出实战图。“黑棋这一手弯是要我老命啊。” 
“也是唯一最佳的屠龙手段。”绪方赞同,他去掉那一招棋,又摆出几个变化图,从黑棋一步夹开始的攻防战完全是计算力的比拼。“其他手段都做不到这么干净利落。进藤你的计算又进步了。”职业棋手的经验让绪方清楚地知道这样的杀招必然是经过恐怖的计算量达到的。
“我花了好长时间的,从这里开始计算的变化大概有几百种吧。”进藤接口,“幸好时间够用不然一旦读秒我就惨了。”他心有余悸地捂住胸口。 
“你以为我没算吗,我也算了几百个变化,可都没算到你那一步啊!”杨海嚷嚷道。这时似乎他已经有所恢复,精神充沛地又和进藤讨论了起来。 
“这边黑棋三连扳,然后枷封,都是最强的杀招。”绪方沉吟。 
“最后这一手弯真是不给前辈留活路。”杨海狠狠挠着进藤的脑袋,“好小子你居然给我来了个凌空弯四!”99手认输,杨海用脚趾想都觉得回到中国肯定会被华松力为首的死党和乐平为首的小鬼们嘲笑到死。 
“杨海老师也很厉害啊,我之前怎么算都觉得杀不死白棋大龙,要不是灵光一闪想试试这里弯我就输了。”果然是没心没肺的臭小子,进藤接的话大大咧咧到让绪方都汗颜,你这是安慰还是打击人啊?如果杨海脾气差点没准就一个爆头过去了。 
所幸杨海在国际友人,尤其是小辈面前还算有风度,至少不会像对付乐平一样K得对方满头包。 
“好吧算你小子厉害。”杨海站起身,不顾进藤的抗议揉乐把他的脑袋,“这盘棋我全力以赴了,你下得很好。”这样高强度的计算他很久没有经历过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去年还带有一身青色气息的少年今年就能站在自己面前甚至击败自己。 
固然气息里还有几分稚嫩,经验也还欠缺,但面对不利局面时冷静而毅然决然地选择屠龙,把棋的走向导致自己擅长的领域,并且在这场大型死活中获胜,杨海仿佛看见眼前少年不可限量的未来。 


当然这种话他才不要跟两个日本棋手说咧!他们中国的小棋手们也很厉害的! 


至此,三星杯第一轮战罢,韩方五人,中方六人,日方四人晋级十六强。 


中韩各有高手折损,唯独日本参赛四人全部晋级。



“进藤你居然赢了杨海!”晚餐时分,仓田厚还在感叹连连,至于他感叹的究竟是后生可畏还是方便的杨海走了没人给他当免费翻译,谁知道呢?
“仓田老师你别说了,饭都要不香了……”进藤握着筷子一脸便秘的表情。
“进藤,你还好吧?”塔矢关切地问道。
“不好……我半条命都要没了。”高强度对局对体力的消耗极其大,现在身边又有一只大龄儿童的前辈在聒噪,进藤简直像把晚饭端进房间去吃。
“就没有一点赢棋后的兴奋吗,进藤?”绪方露出玩味的笑容,问道。 
“有是有,都被你们搅没了……”进藤吐槽。
刚刚结束复盘就有采访,采访十有八九都认为他是爆了大冷门,应付各方的眼光实在让人疲累不已,连带着赢下顶尖棋手的兴奋激动也被磨没了大半。
虽然这股兴奋本来也持续不了多久。
“塔矢待会回房我要看你的棋!”突然想起重要的事,进藤对塔矢说道。 
战胜高手固然让他兴奋不已但进藤光清楚地知道杨海实力不止于此,自己能赢还是有运气的因素在里面,若没有那灵光一现的杀招他很难干掉白棋。 
“没问题,不过要先摆你的棋。”塔矢一口答应。 
“放马过来吧,我这次绝对让你看的心服口服!” 


绪方看着又吵起来的两个小鬼,还有一个总搞不清楚状况的仓田,嘴角微微翘起。


其实日本的未来并非一片黯淡,不是吗?




END


文中棋局原型出自倡棋杯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