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华初见

【棋魂】岁月无声-番外·岁月的荣光

懒癌晚期没药救QAQ




番外一 岁月的荣光


1


时间:2024
背景:架空的世界团体赛。这个纯属胡扯了,不过关心棋坛的筒子应该能看出原型,(捂脸)真不想说我被某比赛上三个老头帅哭了


祝大家新年快乐~




2024年12月,中国,珠江口。


首届世界围棋团体赛开场。


每国派出共三人的代表队参与角逐,其中中日韩每国多派出三名棋手组成元老队,而日本派出了塔矢亮,进藤光和绪方精次的组合,除去已年过四旬,名誉名人兼十段的绪方精次不提,进藤光和塔矢亮即使放在日本当下也仍是数一数二的顶尖棋手。


媒体报道这件事的潜台词即,派这俩上元老队,你让年轻选手喝西北风啊?年轻的日本种子队没准得在元老队手下吞三个零蛋。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元老要求是三十岁以上获得过世界冠军,可对于日本棋院而言要想在三十岁以上的棋手里拎出几个世界冠军可不容易,把所有名单一列也不过五六人而已。


这样稀少的人数,弄选拔赛都没多大意义,于是这些成名的高手们自己随便下了两盘棋,然后定下元老队的参赛人选。


绪方精次内定,塔矢亮击败伊角慎一郎,进藤光击败仓田厚。于是由名誉名人,现任名人,现任本因坊组成的元老队人选就这样产生了。

会场内人声鼎沸,所有人的对局都结束了,大家都在热热闹闹地复盘。


轻松战胜越南选手的进藤光和塔矢亮站在墙边闲聊。


“喂,塔矢,有没有觉得我们老了?”进藤光靠在墙上随口问着多年的老对手,姿态潇洒翩然,颇有当年绪方精次的遗风。


“你是对明年的卫冕战没有信心了?”塔矢亮嘲笑道,语气和姿态里是进藤光一辈子也学不会的的气定神闲从容不迫。


“谁说我没信心!你等着两连败吧塔矢名人!”进藤瞪眼。


“那你还觉得自己老了?”


“随口感慨一句嘛随口!塔矢你能不能别老跟我的话过不去?”


塔矢挑眉,三十七岁的现任名人历来凭借绝佳的风度气质和犀利的言辞强压进藤本因坊一头,这长年累月司空见惯的掐架也不例外,“是谁刚才悲春伤秋给我抓到了尾巴?”


“你!”进藤光气急败坏,忍了半天终于绝对不能在大庭广众下丢人现眼,这已算极大的进步了,若是少年时代身处塔矢家围棋会所的他绝对会拽去背包就走人。


“塔矢你别太得意了,明天咱们对阵的八成就是高永夏他们,你可别一时大意输得哭。”高永夏作为韩国功勋棋手,虽然韩国本土的种子选拔中一时大意出局但毫无疑问拿到了元老队参赛的资格。


“说得好像当年某人赢了高永夏一样。”


“你管我!这回我一定让他哭着回首尔!”


初次对局以来,漫长时光中进藤和高永夏国际大赛和友谊交流赛中交手超过二十次,其中不少是半决赛甚至决赛的顶尖胜负,不同于一开始高永夏的稳占上风,进藤凭借绵长后劲在后来有隐隐居上之势。两人最后一次交手在去年春兰杯决赛,那次比赛进藤光2:1逆转获胜拿到自己的第八个世界冠军。


塔矢亮突然勾起嘴角。


“能不能让高永夏哭着回首尔,这是绪方先生的事吧。”冷静犀利的话语毫不留情指出。


进藤当场语塞。


他怎么忘了,这次的团体赛分一二三台,他们日本元老队是按资历排序的,坐镇一台为绪方,二台塔矢,无论比入段时间还是头衔战时间他都得乖乖呆在三台。


而据他们所知,高永夏,是二台。


“喂塔矢,你说我明天……”进藤不死心地开口。


“没门。”塔矢干脆利落地一口回绝。


和进藤光不同,从一开始塔矢亮和高永夏就呈分庭抗礼之势,而且两人的对局塔矢赢的多。不过要追溯他们的上一次对局还是三年前世界团体擂台赛的事儿。那时身为副将的塔矢迎战韩国主将高永夏,在读秒声中走出失误葬送好局,此后高永夏连克中日主将为韩国捧回久违的团体赛冠军塔矢就不太乐意去关心了。


这回好不容易逮到人,想让给你进藤光?没门!


进藤光气哼哼地扭头大踏步走掉了。


不远处正在复盘的中国种子队和韩国种子队突然脖子后一凉。






“塔矢你笑什么?”这时站在塔矢身边的杨海突然感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忍不住问道。


“没什么。”塔矢亮若无其事地回答道。

2


进藤光维持着端正的坐姿,手里的扇子反反复复打开又合上,明显在神游天外。 


对面的印尼小伙子已经对这一手思考了快二十分钟,这在双方都只有一小时保留时间的快棋赛里是相当罕见的。 


小伙子有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笑起来时格外爽朗,此刻他苦恼地盯着棋盘,几缕短短的卷毛俏皮地垂了下来。 


进藤瞄了一眼仍在冥思苦想的小伙子,决定还是不干涉他试图反败为胜的努力。 


若是有旁人围观这局棋不难发现白棋已经占据压倒性上风,在职业棋手看来,现在黑棋需要做的事就只有一件——找一个可以认输的台阶。 


当然,对面的小伙子大概还判断不出来。



进藤光继续神游天外。 


像对面的年轻人一样,徒劳地试图反败为胜的事他多久没有做过了? 


从真正开始和那缕幽魂对弈开始?加入院生开始? 


或者,是那年面对塔矢亮愤怒的表情时? 


眼前晃过无数熟悉的风景,那年叶濑中学盛放的樱花,夏天如火的骄阳,五月五日飘荡在半空中的鲤鱼旗…… 


进藤思绪定格在那一年的北斗杯,他半目之差负于高永夏。 


当时哭得超级丢脸的……进藤现在想起来只有一脸感慨。 


早已做好决定,为了连接遥远的过去,和同样遥远的未来,他要下棋,一直一直地下下去。 


但是输棋的感觉实在太难受了。他还记得那时他狠狠抓住膝盖试图不哭出来,虽然最后证明那只是徒劳的挣扎。 


但也是从那一届北斗杯起,他真正开始意识到,在他眼前展开的是一条穷尽一生也不会终结的道路。 


这条道路上有前人的足迹,后人的追随,也一定会有和他一同前行的伙伴。 


但有一件事,必须一个人面对,没有任何人可以帮他。 


胜负。 


下围棋是世界上最简单幸福的事,牵动棋手心绪的只有方圆天地间的黑白两色;下围棋同时又是世界上最残酷的事,因为它要直面胜负本身。 


究竟是为了比赛本身输棋而难过?还是没法为那抹幽魂出口恶气而恼怒?当时那些纠杂在一起的感情即使今天的进藤回首也梳理不清。 


他可以确认的只有一件事。 


下棋是一条很长,很长的路,一生都不会终结。 
在这条路开始之前,你首先得学会正视一局棋的输赢。 




进藤有些汗颜地收回乱七八糟的思绪,眼前的青年想必是想清了黑棋已经毫无出路,脸色一片苍白。 


年轻的棋手挠了挠头,伸出手停钟认负,脸上满是懊恼的神色。 


进藤收起扇子和年轻人一起把棋子收回棋盒。等到棋盘都回复光洁平整后,两人开始复盘。 


白皙修长的手指捻起一颗颗棋子,无声地摆出两人的对局,时不时进藤会摆出变化图,然后小伙子就会热烈的点头。趁着进藤摆棋的间隙,年轻人也会摆出自己理解的变化模样。尽管两人语言不通但这丝毫不妨碍他们的交流,棋盘之上黑白棋子就是最好的交流工具。 


半个小时后复盘结束,进藤站起身来,他先是伸了一个大懒腰,然后在年轻人惊异的目光中伸出手来。年轻人的目光先是不可思议而后是惊喜,他连忙握住二十六世本因坊的手,那双手虽然白皙修长,却有着非常明显的茧子。 


进藤一笑,随后张口。 




下棋是一条穷尽一生都不会终结的道路,你得首先学会直面棋盘上的胜负。 




在年轻人抓狂地拉住一旁的同伴求翻译的时候,他转身离开。 




于是最后那句话年轻人和他粗通日语的同伴都没有听到。 




我在未来等着你们。

尾声 




进藤盯了盘面半响。 


“我认输。” 


他一手挠着头,一手按停计时钟。 


可恶啊完全不想抬头,对面那高泡菜一脸得瑟的表情他真的一点都不想看到! 


“输都输了,还怕见老对手不成?”头顶上方传来塔矢亮的声音。 


“谁说我怕了!”进藤猛地抬头,目光恶狠狠地对上气定神闲的塔矢名人。 


“那你低着头是什么意思?”高永夏语气不冷不热的开口,“快一年不见的老朋友你就是这样问候我的?”这句话的尾音已经加上了点让进藤光心惊胆战的调笑。 


“去年韩国棋院组织的国别对抗你不是带队人么!那叫一年没见过面吗!?” 


“我说的是棋盘上啊。” 


“那时拉着我连下三天棋的人是谁!?” 


“我忘加上了,是正式比赛。” 


“高永夏你找揍是吧?”进藤气急败坏,“塔矢你也是!” 


“你们能消停点吗?请不要给小家伙们留下日韩顶尖棋手都是笨蛋的糟糕印象。”一直在旁边围观的绪方出口阻止了这场(表面上)进藤单方面挑起的掐架。 


“是这两个家伙的错!”进藤不服气地辩驳。 


“抢了我的二台对手,得了便宜你还卖乖?”塔矢回答道,“而且居然给我,输了?” 


“谁知道这混蛋会变成三台啊塔矢你回答我!”智商已经降回幼稚园的本因坊吼道。 


“这件事情我认为你们可以去和我的队友商量……”高永夏试图插话。 


“高永夏你闭嘴!”两个人一起对韩国一号选手吼道。 


“永夏你放弃吧,他俩吵了二十多年了,除非他们自己停火了否则没人能阻止他们。”自己对局结束后一直观看这盘棋,现在已经变成被迫围观日本棋坛双星掐架的洪秀英无奈开口。 


“谁说我在跟塔矢吵架了?”听见洪秀英的话,进藤一屁股坐回椅子,“高永夏!来复盘!” 


“是是是……”高永夏也坐回椅子,“对了塔矢,今晚回房间来一盘吧?”他抬起头向站在进藤身边的塔矢询问。


“没问题。” 


“我也要!进藤!晚上跟我来一盘!”洪秀英不甘示弱。


“好!那我的目标是对秀英达成第四十一胜!” 


“我不会让你赢的!”



END


评论

热度(35)